悲伤的泉,原声乐评

2019-12-13 00:27栏目:新葡萄京娱乐场网址
TAG:

Doyle曾因为《理智与情感》的电影音乐而被六十八届奥斯卡提名。尽管此片不敌意大利作曲家Louis Bacalov的《邮差》而最终未能折桂,但不容否认
这部充满古典气息的原声合集淋漓尽致地传递和延展了剧中人物的命运和情感。

由著名华人导演李安执导的《理智与情感》(Sense and Sensibility)一片,将简•奥斯汀描写十八世纪英国女性爱情与婚姻的同名名著搬上银幕。导演通过镜头给我们展示了两对终成眷属的情侣,更是将当时妇女们的日常生活状况、聚餐、舞会和社交等各种场合完美复原,带我们回到那个充满钢琴曲、诗歌和爱情,同时婚姻又被金钱左右,显得格外现实的年代。
这部电影以其紧凑、跌宕起伏的剧情、凄美悠扬的电影配乐、演员们的出色表演,获得了第六十八届奥斯卡六项提名,虽然最终只拿到最佳改编剧本奖,但这是我最喜欢的名著改编电影之一。由英国作曲家帕特里克•道尔(Patrick Doyle)执笔的原声配乐更是本片的一个亮点,古典悠扬的音乐,配合李安导演独特的镜头视角,精确美妙地传达了剧中每个人物的感情。

My Father’s Favorite:本段音乐在电影中出现过两次,第一次在片头中,截取中间的钢琴主旋律加提琴伴奏,节奏舒缓,第二次出现是二小姐玛丽安的钢琴独奏,一直延续到大小姐埃丽诺和爱德华的爱情萌动直到两心相许,贯穿始终。影片中大部分的音乐都是属于玛丽安的,这一段则是唯一属于埃丽诺的旋律。乐曲一开始由一段管弦乐引入,继而钢琴奏出主旋律,钢琴的主调在其中反复三次,一直平静舒缓,充实地表达了埃丽诺清醒隐忍的理性气质,而她与爱德华的爱情节奏也与此合拍,是淑女绅士蓝天绿地之间的屈膝躬身和信步漫走,波澜不惊的心灵契合。
比起稳重清醒的埃丽诺。我更加青睐感性小姐玛丽安,电影讲的是情感与理智的挣扎,但是埃丽诺没有挣扎,或者说她的外表看上去没有挣扎,真正的挣扎体现在玛丽安的身上。当埃丽诺愁眉不展地算计房租的帐单和昂贵的牛肉,玛丽安还憧憬在对暴风雨的爱情和十四行诗的向往之中。按照现在的说法,玛丽安性格火辣,敢爱敢恨,最终却不得不为此付出代价,被现实磨平棱角后,不得不接受安身妇人的命运。音乐向我们展现了这一过程,在我看来,每段都是对她的歌颂。
玛丽安绝不是《傲慢与偏见》里小妹妹丽蒂亚式的愚蠢轻佻的少女,而是有艺术修养和气质的美丽女孩,有着这一类女子共同的清傲,她在影片中弹唱了两首歌,这是Patrick Doyle为玛丽安量身订做的,I Weep You No More Sad Fountains和The Dreame,据说I Weep You No More Sad Fountain的唱词是一首流传于十六世纪的诗歌,作者已经无籍可考,但是却被历来的音乐家改编成歌曲传唱。当玛丽安唱起它的时候,正好在乔爵士和詹宁斯夫人的午餐会上,当中途到场的布兰顿上校听到她天使的歌声,立即就被这位美貌纯洁的姑娘所征服。从这里开始,这首I Weep You No More Sad Fountains成了玛丽安的主旋律,一直低吟在她的生命,以及路过她生命的两个男子心中。于是根据这首歌的旋律衍生出的乐曲有两首,All The Better For Her和Patience,All The Better For Her出现在布兰顿上校对玛丽安的默默关注中,人到中年却孑然一身的上校难免有些可怜兮兮,以至他对玛丽安的爱并不存在奢望,他在与乔爵士的对话中伤感地说,“玛丽安才不会考虑让我做她的丈夫,就这样是最好的。”这段音乐的名字也就是这么来的。它采用了悠扬的管乐和提琴,音质低沉,节奏缓慢,很好地表现出布兰顿陷入无望爱情的伤感,然而音乐低低响起,我感觉到玛丽安的倩影无所不在。
Patience也是同样的调子,当它奏响的时候,威洛比已经出场了,他是玛丽安理想中的白马王子,英俊倜傥,两个人的爱情就像敞篷马车的杏黄色轮子一样转动起来,热烈奔放,他们流连在十四行诗和素描侧影之中,威洛比深情脉脉地剪下玛丽安的一绺卷发,布兰顿在牌桌上失神地看着这一切。这时候的音乐同样也是玛丽安歌声的旋律,只是比起前一首All The Better For Her,这段Patience换成了轻盈的长笛,没有了上一段的沉闷,代之以浪漫的温馨和青春的活力。
The Dreame是电影的片尾曲,在此之前,同样也由玛丽安弹唱出来。那时侯已经尘埃落定,玛丽安遭到威洛比的抛弃,后又为失落的爱情险些丧命,劫后余生,她拖着虚弱的身体躺在长椅上听布兰顿笨拙地读诗,“虽然海上依然恶浪翻滚,吞噬着大地,而大地却不再受损,因为任何东西,不管它来自何方,都会被潮水带向彼方,因为什么都没有失去,但如果细细找寻,还会找到什么呢?”此刻的玛丽安已经没有力气再挑剔地指责念诗者缺乏激情,只是无限留恋地看着恩人,说,“我们明天继续好吗?”于是我们听到了她在布兰顿送她的新钢琴上弹出的音乐,这支歌给人以安宁,却有着即将散场的倦怠。我相信玛丽安将会幸福,却再不会有从前那种快乐,一个率真热情的女孩死去了,我为此而深深遗憾。我不是在怀念魅力凌人的威洛比,恰恰相反,我从始至终都是垂青柔情深种的布兰顿,尽管如此,玛丽安的未来仍然值得担忧,也许她就此长大,学会了如何去爱,但是最后她对布兰顿,还看不出是发自内心的爱。影片的最后,情感被抛弃,理智获得了胜利,而我只是想说,她们谁也没有错。
Combe Magna无疑是整部作品里最磅礴大气的一个单元。风雨中伤心的玛丽安行走在通向Magna山谷的广阔草坪上,那里是Grey小姐和威洛比的新家。管弦乐合奏拥出浩荡声势的定音鼓,仿佛玛丽安在为轰轰烈烈的爱情举行丧礼。她面对着山谷中的庄园,念出莎翁的诗句,“如果爱能改变,能随着风向而转行,我们便不是真的相爱,爱是亘古长明的灯塔,面对暴风雨却毫不为动……” 紧随其后的是To Die For Love,暴风雨的打击使得玛丽安患上致命的传染性感冒,危在旦夕,奥斯丁是个温和的人,她想也许惟有让玛丽安死去活来一场,她才能活下来。要想获得新生,就要先将之前的自我彻底击碎。
值得一提的还有影片中两首欢快的小步舞曲,分别名叫Willoughby和Miss Grey,前一首如其名,埃丽诺在舞会上交换舞伴,意外地邂逅了闪烁其词的威洛比。两人彬彬有礼地相互问好,埃丽诺冷静如旧,其实我怀疑她早已经猜到威洛比的负心,却从没有提醒过妹妹。当第二支舞曲Miss Grey响起来的时候,被现实打击的玛丽安在姐姐的搀扶下离开舞会,剧情开始随着音乐急转直下,一切都真相大白了,詹宁斯夫人尖叫着报告威洛比已经与高傲富有的Grey小姐订婚的消息,而与爱德华私定终身的露茜也被费拉斯家赶出家门。这一切证明了埃丽诺所坚守的等级观念决定婚姻的看法是多么正确。多事之秋,肥胖的詹宁斯夫人轻捷地跳过石头路面上的马粪,这是影片中少有的能给我们带来笑声的一段音乐,奥斯丁的小说里永远缺不了詹宁斯夫人们的鸡飞狗跳。

影片开头,父亲简单的临终遗言介绍了整个故事的背景,他的太太和女儿们没有资格继承地产。马车从狭窄的街道跑过,穿过山林,载着前去继承庄园的约翰和太太费拉斯夫人,轻快的Particular Sum正是抱着小狗的女人内心最真实的写照,她算计着丈夫的财产又出许多,不同意丈夫支付给自己继母和同父妹妹们那么多钱。
同样身为女人,也深知那个年代的女性不能自己赚钱,只能靠着父亲和丈夫的财产。势力的费拉斯夫人当然不会去关心和她毫无关系的女人们的生活,她只在意诺兰庄园里面的银器数量,不会去关心妹妹们没有嫁妆能否找个好人家。

My Father's Favorite这首曲子可以说是诺兰庄园的主旋律,贯穿了所有发生在庄园里面的事情。
感情一向外露的二女儿玛丽安在承受丧父之痛时,独自坐在三角钢琴前,弹奏着这首父亲最喜欢的曲子,幽暗的房间,只有从窗外射进来的光线,照在女孩苍白的脸上,忧伤的表情无以复加,她肆意表达自己的悲伤。
母亲在失去丈夫后,又要离开自己熟悉的家园,她不断地哭泣,烦躁地收拾行李;最小的女儿玛格丽特选择躲避大人来排遣感情;唯有理智的大女儿埃丽诺知道生活不会因为悲伤而暂停,泪水与躲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她得寻找合适的房子,她得安慰母亲和妹妹们,还得解散佣人,包装礼物,礼貌地和来接管庄园的客人交谈等等。
小女儿玛格丽特是原著中没有的人物,但是在电影中她是个不可或缺的小机灵鬼,在促使绅士和姐姐们之间的感情上,起到了天真无邪得推动作用,正因为她年纪小,她的话是童言无忌。
爱德华机智地帮助埃丽诺找到了躲藏的玛格丽特,并让她自己从书房桌子下面出来,这个常常被姐姐们忽视的小妹妹,找到了一个好朋友。埃丽诺就此开始对这位智慧、稳重、英俊的男人有了点特殊的感觉。
埃丽诺独自伫立在门前,听玛丽安弹琴,还是这首父亲最喜欢的曲子,她不禁潸然泪下,这是理智的埃丽诺为数不多流露自己情感的镜头,爱德华慢慢走近她,递出自己的手帕。广阔美丽的诺兰庄园,毛绒绒的羊群散布在平整的草地上,两人的感情就如同这首曲子,行云流水,非常合拍。
“爱情是幻想还是一种感觉,不,她是纯洁真实的永恒,她不像艳丽的花朵离开青春的枝干就会凋谢死亡,她在不毛之地也能无忧无虑的生长,不需用甜言蜜语来驱赶忧伤,” 玛丽安念着诗走进姐姐的房间,昏黄跳动的烛光,富丽堂皇的房间,女孩子们干净的睡衣,蓬松的羽毛被,一切都是那么温暖,这便是爱情到来时候的感觉。即便是即将离开习惯了家园,即便是往后生活的费用无比的紧张,但是一切都还有希望,因为生活中有了爱情。
然而,埃丽诺对与玛丽安的问题,她仔细揣摩着每一个用词,虽然对方是自己的亲妹妹,她的如盔甲般的理智使她的回答相当得体,但是稍显冷淡,或许她是想等待一切都尘埃落定的那一刻再表达出来,任何没有确定下来的事情都充满变数,日后的玛丽安便是这样的例子,把自己的心过于外露,换来的是伤害。

分离的时刻终于到来,一家人驾着马车前往德文郡,这首忧伤的Devonshire带来的阴霾情绪却被热情的约翰爵士和詹宁斯夫人一扫而空。他们好客,甚至有点讨厌,对于他人的小秘密千方百计想要打听来,随时随地开他人的玩笑,但他们心地确实善良的,自己的女孩都出嫁后,人家的女孩的婚姻问题就成了他们的问题。不过他们也道出了乡下与城里的区别,方圆数里并没有追求者。
的确,Not A Beau For Miles响起,玛格丽特没有了华丽的树屋,只能在泥巴里面玩耍,埃丽诺自己晾晒衣服,只能在家里的小水盆里洗头发,没有佣人调出合适的温度,不是太凉就是太烫。母亲在窗户后面静静打量着窗外荒芜的景色,她在担心女儿们的出嫁问题。
和过去的宽阔的诺兰比起来,这座小别墅破旧不堪,前后反差甚大。

《你不要再哭泣,悲伤的泉》(Weep You No More Sad Fountains)是英国诗人诺顿的作品,帕特里克为玛丽安量体裁衣谱出了这首歌,理所当然成为了玛丽安的主旋律。
玛丽安在餐后为众人弹唱这首曲子,中途到场的布兰登上校被这天籁之音深深吸引,对于有过经历的上校来说,美丽女孩的动人歌声仿佛抚平了他感情道路上的艰辛,吸取他灵魂的疲惫。悲伤的泉在哭泣,但已经睡了的爱人却看不到,仿佛所有的人都睡了,无人能看见受伤者流血的心。这正是大胆找寻爱情的玛丽安日后所必定受到的伤害。

布兰登上校和约翰爵士坐在一起擦拭猎枪,约翰爵士一个劲儿的劝说上校放开自己的感情,主动去追求玛丽安,此时背景音乐响起,放慢了手中的动作,一字一顿地说,“这样是最好的!”每一个音节都非常清晰,他不仅是在回答约翰爵士,更是在坚定自己的心。
接着上校孤身一人走在芦苇丛中,手里的芦苇竿无意识地挥动着,他孤身一人,只有一个背影,只有一条忠实的黑色猎犬紧紧跟随。
All the better for her就是布兰登上校的主旋律。这个有过悲惨爱情经历的男人,比玛丽安年长许多的男人,尽管从他遇到玛丽安便喜欢上她。但他一直默默的守在她的身边,关心着她们,芦苇荡里,他及时递上小刀;他会温柔地把她扶上威洛比的马车;尽管自己一次一次遭到决绝,受到伤害,但他仍然会在她难过的时候,送上一些负心男人的卑劣事件,努力减轻她们的痛苦。
正是这高贵的品格,让他最终赢得了女孩。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网址发布于新葡萄京娱乐场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悲伤的泉,原声乐评